看到自己“发力图”时 国乒名将们的反应是什么

看到自己“发力图”时 国乒名将们的反应是什么
俗话说得好:每个鲜活的人背后总有那么几张不忍直视的照片。不过还好,碰到这情况,微信君通常都是默默销毁以防外泄,但是对于运动员们来讲,就不得不面对这种无奈的困扰了,而且不论平时多么绅士、淑女的他(她)们,发力时都会有点不太像自己……  会搜球迷给自己拍的照片吗?看到发力图时的内心os是什么?  樊振东:偶尔会,看到发力图觉得自己太使劲了哈哈哈。  梁靖崑:偶尔会,看到发力图时会觉得自己其实没有这么用力。  刘诗雯:会看。如果看到发力图就想删了,我没那么丑。  孙颖莎:偶尔搜,感觉挺有意思。  林高远:没有主动搜过,刷到时就会看,看见自己发力图会直接划过。  何卓佳:不会搜,但如果看到就感觉挺逗的,原来自己打球是这样的。  徐晨皓:会收集球迷给我拍的好看的照片。如果看到表情比较狰狞的发力图,我会想是哪场比赛对的谁,这球打得怎么样,赢了吗?这球给没给对方干掉哈哈。  徐海东:会搜哈哈,一般看到发力图时我都会感叹:这球拉过去得多冲啊!使这么大力。  钱天一:不忍心搜哈哈哈  全开源:刷到了就会看,刷不到也不会特意搜。看到发力图时的想法就是:为什么要把这种图片发出来?  ——本文节选于2020年第12期《乒乓世界》

重新梳理后的中国故事?《棋魂》回应改编引争议

重新梳理后的中国故事?《棋魂》回应改编引争议
文章来源:新京报  改编自日本人气漫画《棋魂》的同名网剧日前上线爱奇艺,剧集讲述了少年时光巧合之下发现一个古老棋盘,从而结识了以“魂”之姿盘踞在棋盘内的南梁“围棋第一人”褚嬴,并在其熏陶和鼓励下逐渐对围棋产生兴趣,最终成长为职业围棋手的故事。  开播后,剧集对原著的本土化改编引发了争议,比如剧集里的主角们的年纪和漫画里的设定不同;又比如漫画里小光妈妈对待他学棋态度的差别等。导演刘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原作的故事已经足够动人和完整。团队在改编过程中,保留了人物关系和大部分的主线故事、经典对白,用剧的叙事和创作规律又重新梳理了一遍,把它变成一个纯粹的中国故事。同时,剧集在时间线的设计中,加入观众比较熟悉的历史事件节点,迅速带大家进入故事,也让中国学棋少年得到共情。  改编:原作的故事已经足够动人和完整了  原作《棋魂》是一部在日本《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的以围棋为主题的少年漫画,作者为堀田由美,漫画自1998年开始连载,一直到2003年完结,一共23卷,累计销量已有800万册。而动画版也于2001年制作播出,在播出期间,最高收视率曾达37.5%,是日本当时最受欢迎的动漫之一。在它连载的期间,整个东南亚都掀起一阵围棋热,成了无数人的围棋启蒙动漫。  导演刘畅表示,最早看到这个故事,就觉得特别适合改编。因为《棋魂》和传统印象中的日漫不太一样,《棋魂》的背景和叙事方式都特别现实主义,很接地气,故事也很真诚和动人,“讲的是励志、热血、成长、友情的内容,青春不只有谈恋爱,和朋友们一起打打闹闹、相聚分离,同样是动人和有力量的东西。”《棋魂》剧照  在改编上,刘畅说,原作的故事已经足够动人和完整了,保留了人物关系和大部分的主线故事、经典对白,用剧的叙事和创作规律又重新梳理了一遍,把它变成一个纯粹的中国故事。而漫画和剧,核心的讲故事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漫画里比较精彩的桥段,怎么用剧的方式转化和呈现出来,其实还是挺难的;围棋本身是一个静态的运动,怎么通过围棋让观众感受到喜怒哀乐,感受到节奏的变化,需要更多地靠一些视听手段去做。”  造型:褚嬴造型增加中国传统服饰元素  剧中褚嬴的造型引发了首轮争议。漫画中,手拿折扇,一身白衣的佐为是很多人心中的“白月光”。在剧版中,把平安时代的佐为变成南梁褚嬴,高耸的帽子和另类的妆容,被网友戏称为“东方不败”+“黑白无常”。导演刘畅表示,剧组查阅了相关的资料,最早的“棋待诏”始于南梁时期,所以把褚嬴就定位在这个围棋盛兴的时代,也符合他为什么对于围棋如此执着,有这个环境伴随他的生命。“在造型上,一方面我们保留了原作中的标志性形象,还有一方面我们在细节上增加了一些中国传统服饰的元素来进行融合,比如服装上的刺绣。”褚嬴  在小光的造型上,剧版同样放了不少巧思。因为设定是2003年之后,所以整体服装相对比较简单,主要还是为了迎合当时的穿衣风格。同时剧组也尊重原著漫画,比如漫画里进藤光常穿一件带数字5的T恤,这些原著粉才懂的梗也都被放进了剧集里。但对普通观众而言,他们不会因为不理解而影响观剧。还原经典画面  年龄层拉大:演员们表演起来有发挥的空间  原著中的主人公进藤光是一名六年级的小学生,并在小学时参加了中学的比赛,在剧版改编中,把进藤光的小学生身份改变,变成了初三的中学生时光。时光和褚嬴第一次见面是在九岁,此后褚嬴突然消失了六年,故事的主要讲述时段则跳跃到了六年后。这六年对于人物发展脉络来说有一点“断裂”。对此,刘畅表示,因为剧版《棋魂》是一部现实主义的青春剧,故事聚焦到了青春的成长与励志之中,所以年龄层相对拉大一些,“这样整体观感上,和演员的状态比较符合,演员们表演起来有发挥的空间,观众的接受程度更高。”《棋魂》剧照  因为有了六年的“空白”,时光开始下棋,以及热爱围棋的过程都显得具有偶然性,放弃围棋六年之久,时光对围棋的兴趣培养是从何开始的?对此,刘畅表示,时光从开始接触围棋,已经通过和俞亮的接触,通过他对围棋的敬畏和认真之中,产生了想了解围棋的兴趣,但是后来因为觉得褚嬴骗了自己,找“神之一手”可能要一生的时间,所以时光和褚嬴的关系破裂,受到这种关系上的影响,时光以为自己是不喜欢围棋的,直到六年后再次为了一次打赌而学棋,时光意识到自己对围棋是真的喜爱;后面到执念,其实是和俞亮在围棋联赛上下过棋之后,他把俞亮当成了自己的目标,也坚定了走向职业之路的决心。《棋魂》剧照  剧中,褚嬴帮助时光成了“天才少年”,时光可以享受这种外挂带的光辉,却又怕失去自己的人生,比原著中更增加了一份“独立感”。在原著中,藤原光为了佐为能下棋,实则做出了很多努力和牺牲。对于时光的这种人设变化,刘畅表示,时光在剧中也为褚嬴做出了很多努力,在网络围棋上也让褚嬴打出了两百多场连胜,而且他选择了走职业围棋这条路,也是希望可以走上更大的舞台,遇到更强的对手,帮助褚嬴去寻找“神之一手”。“当然随着整个时代的发展,其实现在人越来越多在探讨‘独立思考’和‘独立精神’,我们放在时光身上的,就是一种少年对自己人生选择的负责和执着。”《棋魂》剧照  历史节点:带观众迅速进入环境场景中  剧版中时光、褚嬴、俞亮初识是在1997年,重逢是在2003年。1995年到2005年是中国围棋艰难10年,基本上是被韩国棋手压着打,直到2005年常昊拿下“应氏杯”,第一次赢来转折点;2006年,罗洗河打败石佛李昌镐后,古力、常昊、孔杰几个人连着拿世界冠军,局面才彻底翻过来。而互联网在中国的兴起,也给围棋的群众普及奠定了基础。剧版《棋魂》也加入了不少历史节点,如剧中俞晓暘弟子方绪在2003年创办了围达网,让围棋爱好者可以通过网络对局。这些时间点的加入,在刘畅看来,一方面是通过这些观众比较熟悉的历史事件节点,迅速带入环境场景中,还有就是那段时间,正好是中国围棋再次从一个比较低谷的时期重新走向世界之巅,那段时期整体的围棋氛围是上扬的。《棋魂》剧照  作为一部“围棋”为主题的剧集,《棋魂》中也密集穿插了不少围棋相关专业知识,如目、尖、夹、挂、拆、飞等术语,盲棋、指导棋、模仿棋等常见棋局,围棋比赛胜负规则以及古今中外围棋的变化。刘畅表示,剧集大部分通过围棋去叙事,关于围棋的输赢,大部分观众看不懂,在演员表演方面需要夸张一点点;在拍摄过程中也邀请了职业棋手来进行指导,包括帮全剧梳理了剧本中关于围棋专业的台词,也在剧情中给出了大众相对好理解的一些基础解释,比如围棋的棋盘、棋子的气,还有指导棋、加压棋。  ——导演谈三位主演——  新京报:张超饰演的褚嬴有网友觉得他的气质比较柔美,缺少一点原著中围棋大师心胸宽广、光明磊落的气质?  刘畅:张超其实很符合围棋这种,偏静态的运动,因为他整个人是有那种深沉略带忧郁的气质,当然为了增加褚嬴的性格魅力,表演的时候也没少让他展示可爱的一面。  新京报:胡先煦的年龄比原著中大不少。原著中初登场的进藤光是单纯活泼的12岁少年,但胡先煦的版本多了一些吊儿郎当的气质?在他的身上也很难看到勇气和野心。  刘畅: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少年,胡先煦是非常落地的一个中学生形象,从开始的没有目标,到后面为了热爱去坚持、拼搏,需要给人物一个成长的曲线,不希望上来就塑造一个很标签化的正面典型形象。俞亮和时光  新京报:俞亮的演员选择主要考虑的元素是什么?六年之后俞亮从韩国回来,对于找到时光的执念是不是有一点过于固执了?  刘畅:郝富申有那种严肃认真起来,让人能体会到他非常专注的气质,很适合俞亮这种一心只追求围棋的少年形象。因为他从小就是天才,当一个天才被另一个天才所打败的时候,他对自己的怀疑是很强烈的,也成为他心中过不去的一道坎。俞亮知道自己只有跨过这个坎才能找回信心,继续前进,所以不算是固执,可以说是他给自己的目标很明确吧。